环境资讯 能源资讯
热门搜索:最新消息 五百强

环保资讯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> 环境资讯 > 环保资讯 > 时政

周生贤:"十一五"环保规划实施首次达进度要求

2010-10-27 14:52:35 已查看:6469次
  “环保”与“经济发展”,谈及它们的关系,有一个词总是如影随形,那就是“代价”。在快速发展的中国,人们见证了诸多因对经济目标的执拗而付出的环境代价。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环境问题,在中国最近三十多年中绞合层现。

  环保已是举国大事。

  2010年,“十一五”收官之年,环保规划目标能否如期实现?目前中国还有哪些潜而未露的环境问题?环保目标与经济发展,中国是否必须作出单项选择?环保能否对经济发展作出贡献?为此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专访了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。

  “十一五”环保规划实施首次达到进度要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2010年是“十一五”环保规划实施最后一年,目前规划实施进度如何,能否如期实现目标?

  周生贤:2010年对我们环保工作来说,至关重要;对我们环保人来说,重任在肩。这意味着我们要向全国人民交上“十一五”环保答卷。

  目前,“十一五”环保规划实施首次达到进度要求,部分指标超额完成,主要规划目标有望如期实现,是我国历史上执行得最好的一个五年环保规划。

  今年是“十一五”最后一年,在充分消化今年新增排放量的基础上持续推进减排工作,全面完成减排任务。

  2010年的减排目标是,二氧化硫排放量力争比2009年再削减40万吨,化学需氧量减排在完成“十一五”目标的基础上,力争再削减20万吨以上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环保部将采取哪些措施确保今年的减排任务实现?

  周生贤:我们将深入推进三种形式的减排,即结构减排、工程减排和管理减排。

  就结构减排来说,今年要分别淘汰炼铁、电力、水泥、焦化和造纸落后生产能力2000万吨、1000万千瓦、5000万吨、2000万吨和52万吨。

  就工程减排来说,将确保新增城市污水日处理能力1000万立方米以上,新增燃煤电厂脱硫装机容量5000万千瓦,新增30台(套)钢铁烧结机烟气脱硫设施。

  就管理减排来说,抓紧完成国控重点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的验收,向社会公告治污设施投运率、运行效率及国控重点污染源排污费征收情况等。对于完成年度目标,我们充满信心。

  环保与经济相互依赖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2009年,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,中国经济率先复苏。对此,环保工作做出了哪些努力?

  周生贤: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来说,是危中有机,对环保工作也是如此。我们认为应对金融危机恰恰是转变发展方式、调整经济结构的机遇,也是发展我们环保事业的机遇。

  按照中央要求,我们着力抓好三件事:一是全力为保增长大局服好务;二是高度重视巩固环保成果防止污染反弹;三是从严控制“两高一资”、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项目。

  2009年,我部批复建设项目环评文件400个,总投资达2.7万亿元。对简单低水平重复建设、“两高一资”和产能过剩项目设置“防火墙”,对总投资1904.8亿元的49个项目环评文件作出退回报告书、不予批复或暂缓审批的决定。对环评违法违规问题突出的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、华能集团、华电集团以及山东省钢铁行业作出暂停建设项目环评审批的决定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有人说:“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是一对矛盾。”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二者关系如何?

  周生贤:其实,环境与经济是相互联系、相互作用、相互依赖、相互贯通的统一体,不能把环境与经济的关系割裂开来、对立起来。一部环境保护的历史就是一部正确处理环境与经济发展的历史。

  环境问题究其本质,是经济结构、生产方式和发展道路问题,离开经济发展谈环境保护必然是“缘木求鱼”,离开环境保护谈经济发展势必是“无源之水”。正确的经济政策就是正确的环境政策,正确的环境政策也是正确的经济政策。两者深度融合正是我们当前大力倡导的绿色经济、低碳经济和循环经济。这符合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根本利益,也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。

  我们要以环境容量优化区域布局,以环境管理优化产业结构,以环境成本优化增长方式,转变发展方式、提升经济质量、增强发展后劲,大力促进经济转型。对此,我们将坚定不移、毫不动摇地一以贯之。

  探索环保新道路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,环保工作具有怎样的重大意义?

  周生贤: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,地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休戚相关。环境保护问题首当其冲,需要各国紧密合作,共同应对。

  为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,我国宣布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降低40%~45%,这是中国对全世界的庄严承诺。

  目前,环境保护在中美、中日、中哈高层对话中的地位日益突出,中俄环保合作互信互利、全面务实,中日韩、中国-东盟环保合作进入新阶段,与联合国环境署合作进一步深化,与阿拉伯、非洲环保合作进一步加强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您认为中国的环保发展状况与国外有何不同?

  周生贤:中国同西方发达国家国情不同、发展阶段不同、目标任务和解决问题不同,我国环境问题具有“共同但又独特”的特性。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环境问题,在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发展中集中出现,呈现结构性、压缩性、复合性、区域性和全球性五大基本特征。

  我国不能走西方发达国家“先污染后治理、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增长”的环保老路,我国需要推陈出新,独辟蹊径,探索走一条中国的环保新道路。

  环保新道路就是指符合中国国情、环境与经济相融合的道路。随着我国工业化、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进程的加快,经济社会发展与资源环境约束的矛盾越来越显现出来,环境形势十分严峻,环境压力继续加大。摸索出一条代价小、效益好、排放低、可持续的环境保护新路子,既是历史的必然,也是现实的呼唤。

  “国以民为上,民以生为先”。让人民群众喝上干净的水,呼吸上清洁的空气,吃上放心的食物,这是探索中国环保新道路的出发点和落脚点。

  2009年,我们集中力量开展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,妥善处理陕西凤翔、湖南武冈、云南东川等12起重金属、类金属污染事件。深入开展整治违法排污企业保障群众健康环保专项行动。加强全过程环境应急管理,开通了“010-12369”环保举报热线。

  “十一五”以来,环保工作坚持全面推进重点突破,把污染防治作为环境保护的重中之重,把确保群众饮水安全作为首要任务,把主要污染物减排作为中心工作。

  探索中国环保新道路是理论问题,也是实践问题。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:从时代要求看,必须坚持环保与经济发展相融合,大力推进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;从核心任务看,必须把环境保护放在更加重要的战略位置,加快推进历史性转变;从价值取向看,必须坚持环保为民生的需求出发,切实解决关系民生的重大环境问题;从实现途径看,必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让江河湖泊休养生息;从动力源泉看,必须坚持体制、机制创新,尽早形成全社会保护环境的强大合力。